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威尼斯人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威尼斯人

威尼斯人:马全胜:中美贸易摩擦是制约当前A股反弹的主要因素

时间:2019/1/7 13:54:3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2018年的A股市场很“热闹”,在内外多重利空因素的夹击之下,到年底,上证指数较年内最高点回撤近1000点,十数万亿财富在股市沉浮中灰飞烟灭。过去的这一年,对A股来说,有哪些值得回顾的?未来的这一年,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?  观国内,不断下行的经济增速是否会倒逼出宽松政策?而对搅动...
2018年的A股市场很“热闹”,在内外多重利空因素的夹击之下,到年底,上证指数较年内最高点回撤近1000点,十数万亿财富在股市沉浮中灰飞烟灭。过去的这一年,对A股来说,有哪些值得回顾的?未来的这一年,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?

  观国内,不断下行的经济增速是否会倒逼出宽松政策?而对搅动全球资本市场的美国,科技股的暴跌是否会带来其10年牛市的转向?美国强劲的经济复苏是否已经走到尽头?美联储加息节奏又将如何演绎?这些都使得A股充满了不确定性。

  对投资者来说,如何布局,才能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中守卫财富?新浪财经邀请来自国内的十大首席分析师,剖析A股投资迷局,共话A股投资机会。


  【本期嘉宾】马全胜,富国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。

  【核心观点】

  1、2019年A股市场将会“风雨归春”。尽管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,但相比2018年,还是会有一些积极变化:去年金融收紧带来的企业流动性压力得到纾解、美国经济大概率下行使得美联储加息减少、国内市场短期利率下行等。但情况也并非全部乐观,市场底部并非完全形成,虽然流动性底部、政策底部和估值底部均已出现,但盈利底部并未出现。在这种背景下,2019年A股市场赚钱的机会要较2018年显著提升。但由于贸易摩擦、全球经济增速下行等制约,上半年在春季躁动之后,或存在再次回调的压力。

  2、2019年宏观经济最基本的组合可能就是“经济向下、政策向上”,政策向上的背景下不可能没有实质性的利好。从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及利率走势分析来看,2019年在全面“降准”的基础上,同样存在降息空间,从而为实体经济乃至权益市场估值的扩张提供动力。

  3、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来看,不低估经济下行的压力,同样也不低估经济内生的增长和政策的决心。整体来看,市场对于2019年经济增长较为悲观,未来存在预期差。

  4、除经济增长以外,中美贸易摩擦的推演、海外市场表现、以及未来A股盈利的预期,将是制约当前A股反弹的主要因素。如果从排序来看,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如何演变仍将是影响A股最核心的因素。

  5、美股市场,特别是美股科技股最近一个多月的大幅杀跌,背后更深层次反映了投资者对美国增长见顶、全球增速放缓、甚至美国政治环境恶化担忧的加剧,这些不确定性进而促使市场大幅修正对2019年增长的预期。

  谈A股市场:上半年在春季躁动之后 或存在再次回调的压力

  新浪财经:整体看A股2018年的走势,基本可以描述为“震荡下行”,根据中登公司统计,截止到12月中旬,上证指数年内大概跌去1000点左右,市值蒸发超过14万亿,投资者情绪几乎跌至冰点,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,现在到底了吗?您怎么看?综合看来,A股2019年赚钱的机会多吗?

  马全胜:2019年A股市场将会“风雨归春”。尽管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,但相比2018年,还是会有一些积极变化。

  第一,2018年A股市场最大的风险是由于金融条件收紧过快造成企业流动性压力,并且导致市场风险偏好被进一步压制;进入2019年,随着纾困资金的到位、央行货币政策实质上变得更为宽松、企业再融资条件改善,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关注点进入资产负债表层面,选股将变得更为有意义。

  第二,美国经济下行走向衰退的概率逐渐加大,预计2019年有望见到美联储本轮加息以来的“最后一颗子弹”。在美国经济下行背景之下,美国与非美经济体增速之间的差距将显著收敛,这将导致美元与美债收益率的动力衰减,2019年不再是压制全球风险资产的核心因素。

  第三,国内市场短期利率下行,2018年一年期国债收益率月均值全年下行120BP,但权益市场在估值层面并没有得到充分反应,预计在2019年政策支持下,最终有望成为估值扩张的积极动力。

  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,讨论A股市场“底部”的问题,可以拆分为对盈利的底、估值的底、政策的底、以及流动性的底等几个问题的探讨。

  首先,盈利底并没有出现,市场有较高的预期在2019年中期探明,但这种情况依赖于2019年经济增速的变化以及政策的落实情况;

  其次,流动性的底基本出现,M1增速基本接近历史低点,历史上存在“M1定买卖”的规律,即当M1见底的时候,如果从年度考察,则意味着A股市场新一轮加仓周期的开始;

  而政策底和估值底均已出现。在这种背景下,2019年A股市场赚钱的机会要较2018年显著提升。但由于贸易摩擦、全球经济增速下行等制约,上半年在春季躁动之后,或存在再次回调的压力。

  新浪财经:您认为,当前市场的悲观预期是对市场情况的真实反映吗?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利好消息出台,股市是否会进一步下挫?

  马全胜:预期就像一个钟摆,不是偏左就是偏右;而权益资产的表现,同样像一个钟摆,存在均值回复的特征。从风险偏好角度来看,全部A股的隐含ERP已处于历史极高值区域,这已经反映了太多的悲观预期,一定程度上确实反映了A股的相对安全边际。但风险偏好的修复,或者预期的改变,同样需要较大的内部或外部的推动力,一旦这种推动力达到某个临界值,趋势就会产生。

  假设A股盈利下行,也没有实质性利好,那么A股市场的风险偏好不可能得到修复,市场一定会表现缩量震荡或下行。但很多时候,这种假设本身是靠不住的,它会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而变化。在很多时候,政策是要强化逆周期调节的,当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,政策一定会增加向上的动力。2019年宏观经济最基本的组合可能就是“经济向下、政策向上”,政策向上的背景下不可能没有实质性的利好。从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及利率走势分析来看,2019年在全面“降准”的基础上,同样存在降息空间,从而为实体经济乃至权益市场估值的扩张提供动力。

  谈宏观经济:市场对2019年经济预期较为悲观

  新浪财经:其实要谈股市就绕不开宏观经济,而中国不断下行的经济也被认为是悬在A股头顶上最大的“利空”。去年年底的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重提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”,而且“六个稳”紧随其后,稳就业居首。这样的定调反映出怎样的信号?是否可以就此判断我们的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巨大?您如何判断当前中国经济现状?

  马全胜:从后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来看,不低估经济下行的压力,同样也不低估经济内生的增长和政策的决心。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“抢出口”以及房地产投资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;2019年,这两个方面将面临较大压力,从而带动经济增速的下行。但2019年财政、货币、及地产政策方面,均存在较大的政策空间。财政方面,减税降费以及专项债放量,均存在较大的看点;货币方面,尽管不再大水漫灌,但央行通过创设新的政策工具,或进一步降低准备金率与利率水平的条件逐渐成熟;地产方面,将延续“一城一策”的方针,但限购、限贷、首付比例等需求端政策可能有所调整。整体来看,市场对于2019年经济增长较为悲观,未来存在预期差。

  谈中美贸易摩擦:这是影响2019年A股走势的核心因素

  新浪财经:除了宏观经济增速的下行压力,您认为当前制约A股反弹的因素还有哪些?这些因素又会如何影响A股2019年的走势?如果要给这些因素排序,您会怎样排?

  马全胜:除经济增长以外,中美贸易摩擦的推演、海外市场表现、以及未来A股盈利的预期,将是制约当前A股反弹的主要因素。2019年,中美贸易摩擦如何演变,不仅反应在风险偏好上,将进一步反应在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中,并且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阴影。

  如果从排序来看,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如何演变仍将是影响A股最核心的因素,如果存在预期改善,则有利于估值修复,否则还是A股波动的重要来源;其次是未来A股的盈利预期,尽管部分板块或行业2018年看起来估值较为便宜,但如果盈利进一步下行,则同样会出现杀估值的情况;第三是海外市场的冲击,特别是美股市场如果进入熊市,对于港股市场的影响相对更大一些,但在短期内同样会压制A股的表现。

  从全年来看,国内宏观经济增速下行,可能并不是最为值得担忧的因素。目前A股已较为充分地计入了未来经济下行的压力,未来在政策支持的背景下,反而可能会出现持续不断的结构性机会。

  新浪财经:不少人对当前的经济形势表示不甚乐观,特别是从一些微观指标看,所以也就对政策托底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意愿,从这一次的会议定调看,您认为当前这种政策组合会继续吗?央行行长易纲13日明确表示央行将执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,您对年降准降息次数如何预计?

  马全胜:2019年降、准降息的空间已经被打开。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,客观上需要货币与财政政策的进一步支持。2019年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美国经济增速回落,美联储加息空间收窄,使得汇率的制约越来越小,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提升,市场再次面临“经济向下、政策向上”较为熟悉的组合。预计上半年“经济下行”叠加“信用扩张”与流动性宽松;下半年盈利见底,政策维持宽松,改革或是超预期因素。

  新浪财经:作为外资进入A股的重要渠道,截止2018年12月17日,沪港通和深港通中北上资金近一年以来净流入3042.84亿元,几乎占据历史净流入额的半壁江山。这意味着这一年,与国内市场弥漫的悲观情绪相比,外资在加速布局A股,也反映出其对A股市场的乐观看法。首先,您如何看待外资对A股的加速布局?其次,您如何看待这种国内外资金对A股看法的反差?这种反差是什么引起的?

  马全胜:外资加速布局A股,一方面是从全球资产配置角度考虑,中国A股在海外机构全球资产配置中的比例依然较低;另一方面则是从估值角度考虑,A股相对于美股等全球市场已经足够便宜、足够有吸引力。此外,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,A股市场还存在一定的稀缺性,比如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,有独特的白酒市场、中药市场等。从外资布局A股的特征来看,聚焦于消费品、重仓头部公司、相对较高的增长和较低的PE等。

  在外资加速布局A股的同时,A股市场却出现了存量博弈甚至缩量博弈,反应了资金性质上的差异。外资一般是长线资金、价值投资为主、对概念炒作基本免疫,看准了就买,甚至一度顶着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持续买入;而国内投资者以趋势资金或短期资金为主,投资者结构与散户为主,更看重概念和主题,“看长做短”或“看短做短”更为普遍。

  因此,投资者结构的差异、资金性质的差异、以及投资理念的差异,导致在同一个A股市场海外投资者和内地投资者表现出了不同的决策。

  谈美国:美国科技股的下挫是投资者对美国经济见顶的提前反应

  新浪财经:谈谈美国,不得不说,美国经济的复苏走势、美联储的加息节奏以及美股的走势都会A股产生重要影响,就当前的局势看,您如何看待美国经济复苏的走势?美联储加息是否存在“顶点”?您预计2019年的加息幅度有多大?美股科技股近来遭遇了一场大幅杀跌的过程,您如何定义这一波杀跌?它会是美股十年牛市的拐点吗?美股这段时间的动荡又会给A股带来什么影响?

  马全胜:美国经济走在中周期的拐点上。首先美国经济领先指标已经先于美国经济增速见顶,且订单数据同样出现见顶回落态势;其次,美国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二战后的最高水平,财政已经透支,政策的瓶颈显现;但受益于较高的就业水平、减税影响、及温和通胀,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,2020年或才有较大下滑。在此背景下,美联储加息或将在2019年会看到本轮加息的“最后一颗子弹”;但年内两次加息的概率依然较高。

  美股市场,特别是美股科技股最近一个多月的大幅杀跌,背后更深层次反映了投资者对美国增长见顶、全球增速放缓、甚至美国政治环境恶化担忧的加剧,这些不确定性进而促使市场大幅修正对2019年增长的预期。而悲观情绪,叠加拥挤交易下主动基金仓位调整,进一步形成了负反馈。

  从较长的维度来看,对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,美联储持续加息、债券融资下滑及减税效应减弱、海外利润回流下滑,美股回购规模下降,掣肘美股EPS的增长;从估值层面来看,无论是标普500席勒市盈率(ttm)还是普通PE,均处于相对历史高位。未来美股进一步回落的概率加大。

  从美股与港股、A股的相关性来看,美股下跌对港股的影响相对更大,对A股更多是情绪层面的影响。

  新浪财经:我们一直在讲经济动能的转换,从2018年胡润百富榜情况看,六成上榜者来自制造业、房地产、金融投资和IT四大行业,制造业仍然是上榜企业家最主要的财富来源。表现最好的是区块链、医药、新能源、人工智能和机器人(13.980, 0.21, 1.53%)以及互联网服务行业。相比新领域的创富能力,传统制造业和资源行业表现平平。您认为未来能够扛起中国经济支柱的行业可能诞生于哪些行业?对投资者来说,是否可以关注这些领域的投资机会?

  具体到2019年,您认为哪些行业的机会更多?投资者应该如何筛选高景气度行业?

  马全胜:从未来的长期趋势来看,同时满足“有内生的市场空间”、“新兴产业”、和“产业链长”三个条件的工业自动化、5G、半导体、云计算等有望抗鼎中国经济新经济大旗;而同时符合“有内生的市场空间”和“新兴产业”两个维度的医药、养老、教育等值得长期关注;此外,2019年还需要关注军工、地产等持续受到压抑但盈利及政策预期可能改变的板块的投资机会。

  谈牛市:2019年将是布局下一轮牛市较好的出发点

  新浪财经:最后一个超级问题,A股距离下一个牛市还有多远?


  马全胜:2019年,风雨归春,A股市场将走在新一轮回报周期的拐点上。首先,从历史上五轮牛市的经验来看,估值低是中长期回报周期的必要条件,过去五轮大牛市均起步于全部A股估值中位数的低点,但起步所需要的时间或长或短存在一定差异;目前从估值条件看,2019年是布局新一轮回报周期的重要时期。从信用的扩张来看,上市公司微观流动性的改善,是股票市场扩张的必要条件;目前M1增速的回落接近历史极值,未来将随上市公司经营条件的改善有望逐渐修复,带动股票市场开启新的回报周期。很难说未来牛市从哪里起步,但2019年将是布局下一轮牛市较好的出发点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威尼斯人)